中國面臨一場耗資巨大的銀行業清理行動

義和誠實業集團的門外,該公司在恆豐銀行的貸款出現違約。 圖片來源:GIULIA MARCHI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義和誠實業集團的門外,該公司在恆豐銀行的貸款出現違約。 圖片來源:GIULIA MARCHI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多年來,中國對國內小型銀行的監管都比較鬆懈。這些銀行向負債累累的借款人放貸,將貸款偽裝成投資產品,並通過籌措短期資金來推動業務發展。

一位銀行董事長曾一邊享用海參等美味佳餚,一邊加大對有政治背景的借款人的放貸力度。有些銀行向自己的股東提供資金,另一些銀行利用金融工程來隱藏債務,多年來一直沒有報告完整的資訊。

監管機構迫切希望信貸資金能夠持續流向那些被大型國有銀行忽視的領域,因此很少予以干涉。多年來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也掩蓋了這些低劣做法。

如今,償付的時刻到了。中國經濟增速較10年前的峰值水平下降了一半多,不良貸款規模已經擴大,政府正在控制銀行業風險。中國正面臨一場銀行業清理行動,這可能需要數千億美元的救助。

近幾個月,北京方面已向至少六家地區性銀行提供了援助,包括國家機構自1990年代以來首次公開接管了一家銀行。據瑞銀(UBS)研究,至少有24家銀行需要總計3,390億美元的新資金,才能將用於抵禦風險的資本提高至12.5%這一全球準則認可的健康水平。

這方面的問題可能在中國已然放緩的經濟領域產生反響。去年中國經濟增長6.1%,而相比之下2007年創下的近期高點為14.2%。中國大多數地區的經濟擴張是由規模較小的金融機構和地區性貸款機構提供助力的,眾所周知中國的大型銀行則致力於向效率低下的國企提供貸款。

中國金融體系缺乏透明度,令人們不可能知道地區性銀行的問題究竟有多嚴重。近幾年,中國已經不止六家銀行未披露財報。雖然中國官方公布的不良貸款率(未償還不良貸款占信貸總規模的比例)低於2%,但分析師認為規模較小的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可能要高得多。

獨立分析師侯偉(Fraser Howie)表示:「監管機構不敢過分強調形勢的嚴重性,擔心這會引發系統性恐慌。」侯偉寫過幾本關於中國金融體系的書。

中國擁有龐大的財政儲備,能夠負擔起一波救助。標普全球(S&P Global)分析師估計,陷入困境的銀行資產僅佔中國銀行體系總資產的約4%。中國四大銀行不在受困銀行之列。以資產規模計,這四大銀行是全球最大的銀行。

位於北京東南的山東省的恆豐銀行(Hengfeng Bank)是接受政府救助的銀行之一。在此之前,該銀行的資產規模在三年內幾乎增長一倍,達到1,550億美元的峰值。在恆豐銀行擴張最快時期擔任董事長的曾是一名鄉鎮醫生,後來成為銀行大亨。他以用餐消費奢華而知名,他取得恆豐銀行控制權並使該行轉向高風險業務的手法引起了有關部門的憤怒。一名前董事長亦受到了調查,並因腐敗而被捕。

另一家問題銀行是位於中國北方的錦州銀行(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2019年6月份,該行的不良貸款率突然從兩年前的1%躍升至6.9%。錦州銀行曾向自己的股東發放貸款,那些股東後來遇到了財務困難,此外,錦州銀行的審計師辭任,指出該行存在欺詐跡象。

最近幾個月,社交媒體上有關其他小型貸款機構可能很快會倒閉的傳言引發了動蕩。在北京以東的遼寧省營口市,有關部門派出100多名警察,在大批存戶排隊從營口沿海銀行(Yingkou Coastal Bank)取錢時維持秩序。

中國有關部門曾指示伊川當地國有企業員工將個人現金存入伊川農商銀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以幫助遏制存款流失。為鼓勵存戶將錢留在該行,該行工作人員提供各種優惠,包括贈送塑膠椅子和茶壺等。

去年5月,監管機構救助內蒙古一家陷入困境的銀行包商銀行(Baoshang Bank)時,引發其他小型銀行出現短暫融資危機。為了防止危機蔓延,中國政府不得不向金融體系注入大量資金。中國銀行業監管部門已經承認,中小型銀行在經過數年的盲目發展後出現了問題,但他們表示風險仍可控。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中國銀保監會)的一位發言人表示,政府官員目前鼓勵健康的金融機構投資於較弱的金融機構,並且隨時準備好向資不抵債的銀行注資,以此作為最後的手段。

監管機構最近放鬆了限制,降低了對小銀行必須存放在央行的準備金要求,從而給予他們更大的財務靈活性。分析師警告稱,監管機構以往不願意讓經營不善的銀行破產,這種做法帶來了國家最終會托底的預期,可能鼓勵了一些金融機構鋌而走險。

研究中國銀行業的專家、《中國銀行業轉型》(China's Banking Transformation)一書的作者史維平(James Stent)表示,他認為中國政府有能力解決小銀行的困境,但這意味著可能需要對多達百家小銀行實施接管、合併以及注資的行動,這其中包括小型農村銀行。

中國經濟此前快速增長時,政府鼓勵地方銀行加快擴張,允許一些銀行在全國拓展業務。監管機構認為小型銀行能幫助服務那些被大銀行忽視的客戶,並給金融行業帶來更多競爭和創新。

根據中信里昂證券(CLSA)的數據,中小型銀行在中國銀行貸款總額中的佔比接近一半。現在問題顯現是兩個原因所致。一是,中國經濟疲弱將之前情況較好時發放的不良貸款暴露出來。二是,中國政府收緊監管以控制過度借貸,迫使銀行確認更多不良貸款。

恆豐銀行是陷入困境的最大銀行之一。

2017年初恆豐銀行的資產負債狀況迅速惡化,不良投資的估計損失飆升,自那以來該行的財務報表一直不完整。這家銀行缺乏足夠的資本來滿足行業規定。該行英文原名Evergrowing Bank,1987年在沿海城市煙台成立,通過提供低廉的抵押貸款來支持住房市場。該行當時發展步伐緩慢。

2003年,該行獲得向全國擴張的許可並更名為恆豐銀行。2013年,蔡國華接管恆豐銀行,此前他已進入當地政府擔任副市長一職。據兩名前員工表示,蔡國華在恆豐銀行的權力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制約。據當地媒體報導,蔡國華把自己的巨型畫像掛在各分行內,一位前員工表示,他還總結了「蔡國華思想」要求員工學習。

蔡國華將恆豐銀行的分支機構從2013年的146家增至2016年的328家。不過,恆豐銀行並不具備大型國有銀行那樣的攬儲能力,因此該行增加了在銀行間市場從其他金融機構的借款以償還債務。恆豐銀行還加快了向銀行承兌匯票業務進軍的步伐,該業務可令這家銀行利用有限的資本提高利潤。

這類匯票由銀行發行並擔保,屬於一種類似遠期支票的金融要求權(IOU)。製造商用此類票據代替現金進行相互支付。這些票據的市場價值有漲有跌,因此一些銀行還在到期前交易這些票據。

恆豐銀行曾是該領域最具進取參與者之一。一位與該行員工打過交道的銀行人士表示,他們有時會在上午買入票據,當天就轉手。2015年,蔡國華將該行的銀行承兌匯票業務規模擴大了逾一倍,達到410億美元。

根據監管機構披露的資訊,恆豐銀行受到的來自監管機構的63次處罰中,有近一半與該行的銀行承兌匯票業務有關。中國銀保監會的聲明稱,該行利用銀行承兌匯票誇大資產,未能核實這些匯票的真實性,其中有些匯票已被證明存在欺詐。

中國主權財富基金的一個分支機構將向恆豐銀行提供了約146億美元的救助資金。 圖片來源:GIULIA MARCHI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中國主權財富基金的一個分支機構將向恆豐銀行提供了約146億美元的救助資金。 圖片來源:GIULIA MARCHI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根據法庭文件以及了解相關貸款情況的人士,在蔡國華的監督下,恆豐銀行加大了對有政治關係和風險較高的借款人的貸款發放。

知情人士表示,2015年,恆豐銀行向一家生產太陽能熱水器的工廠提供了約140萬美元貸款,並提供了更大的信用額度,條件是該借款人同意將一部分貸款用於償還恆豐銀行之前提供給另一家借款人的不良貸款。這家熱水器公司隨後遭遇了流動性危機併發生違約。

恆豐銀行支持的另一個有缺陷的項目是煙台教區一條餐館遍地的步行街。地方官員前幾年曾大力宣傳該區域以推廣地方美食並吸引商務遊客。到蔡國華參與的時候,由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的反腐運動抑制了娛樂支出,該項目的可行性遭到質疑。

不過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上述步行街項目還是獲得了貸款,恆豐銀行向一位與該項目開發商合作的商人提供了人民幣2,000萬元(約合300萬美元)的個人貸款。中國政府的規定限制將高風險貸款直接發放給房地產開發商。

上述項目最終宣告失敗。現如今,步行街的大門被鎖了起來,有跡象表明當局已經查封該項目。

2016年,恆豐銀行符合壞賬條件的貸款比率從2013年的2.5%升至近6%,這是有完整數據可查的最近年份。

截至2017年9月,恆豐銀行的投資應收賬款達到650億美元,這是一種監管寬鬆的資產類別,許多中資銀行通過這一方式將高風險貸款偽裝成投資。上述賬款數額超過該行總資產的三分之一,接近其當時帳面上的常規貸款規模。恆豐銀行僅為貸款、投資和其他資產作出7.5億美元的減值撥備,約佔貸款總額的1%。

據中國官方媒體報道,有關部門在2017年拘留了蔡國華,指控他嚴重違紀。這是對腐敗指控的一個通用說法。蔡國華的一位代理律師不予置評,另一位律師沒有回覆記者的詢問。蔡國華目前下落不明。

恆豐銀行原董事長姜喜運上個月因犯貪污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有關部門對恆豐銀行處以2,300萬美元罰款,原因是該行違反了多項規定,包括在財務報表中提供虛假數據,並通過投資高風險資產來掩蓋不良貸款。恆豐銀行上個月表示,中國主權財富基金的一個分支機構將向該行提供人民幣1,000億元(約合146億美元)的救助資金。恆豐銀行發言人沒有透露該行重組方面的細節。

該行試圖將自身重新定位為把重心放在山東省的一家零售銀行,但面臨重重挑戰。山東經濟以製造業為主,蔡國華執掌恆豐期間該省經濟的年增速約為10%,但在去年第三季度時已經放緩至5.4%,在中國31個省市中排名倒數第三。

根據法庭文件,去年2月份,恆豐銀行向需要償還其早前貸款的玻璃器皿生產商義和誠實業集團(Yihecheng Group)發放了一筆貸款。兩個月後這家公司出現違約。在最近一次訪問中,該公司的員工在沉悶的大樓內安靜地工作。他們沒有發表評論。

撰文:Chao Deng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排擠台灣參與世衛組織引發關注

美國確診首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病例

中國以受賄罪判處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孟宏偉13年半有期徒刑

習近平在國內外遭遇質疑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迅速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