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行動版

【行山・專訪】挑戰3日內征服香港百大峰 一場體力、意志、毅力的自我挑戰

體路

【體路專訪】2020年社會因疫情而迷失,但我們藉此學會珍惜所有,那怕只是漆黑中的一點希望。在新舊年交替之際,攀山專家吳俊霆和「超馬」跑手羅楚健選擇輕裝上陣,帶住執念和堅持展開「100 Peaks HK」慈善挑戰,目標是於3日內登上香港最高的100座山峰,為香港移植運動協會籌款。二人希望能將這份挑戰意志不止保留72小時,而是帶進生活去對抗眼前疫情。

羅楚健(左)、吳俊霆(右)
羅楚健(左)、吳俊霆(右)

全職為物理治療師的吳俊霆,曾經攀上七大洲的八大峰,包括世上最高的珠穆朗瑪峰,閒時也會在港或出國比賽。不過他在去年初因比賽而腳傷,恰巧遇上疫情,只好闊別越野跑賽事,「前後休息了5個月,但康復進展都未如理想,於是以物理治療的角度去重新訓練,反而狀態有所改善,就決定給自己一個新目標。」決心定下3日內登上香港100山的目標後,吳俊霆找來首位完成美國超馬大滿貫的港人,亦是相識逾10年的好友羅楚健完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他是我其中一個最合拍的夥伴,彼此清楚對方的能力,亦有點心靈感應,知道對方何時會累、會肚餓。」

3日內登上100座山到底是甚麼概念?不眠不休的話,亦要每45分鐘內攀上1座山,而接近25000米的總攀升高度,大概等於連續攀3次珠峰。另一個問題則是編排路線,吳俊霆主要負責初步制訂路線,而腳力較好的羅楚健則作實地測試,並記錄著沿路的捷徑,「體能上,其實不少跑手都能完成挑戰,但要很熟悉香港山脈,發掘不同小路串連起來時,發覺難度較想像中大。」經過三十多次的修改,最終得出大嶼山深坑瀝至西貢蚺蛇尖的東征路線,吳俊霆坦言在挑戰之中,找回行山最純粹的快樂:「正因為疫情,令我重新有機會認識香港的山脈,這100座山我以前已經去過,比賽都跑過不少。但是做自己的挑戰,才能完全重拾行山的樂趣。」

除夕當日正值寒流襲港,市區最低只有8度,屬全年最冷一天。寒風亦成為推動他們的助力,由11時從深坑壢起步後,僅花5小時便登上觀音山、鳳凰山、大東山等11座山。兩人希望先苦後甜,將最辛苦的路段放在首日完成,他們亦不負所望,於凌晨登上針山迎接2021年。為了趕路,只好以休息及睡眠時間作犧牲,他們每次登頂後停下「打卡」、開Facebook直播報平安後,幾分鐘後又急急往下一座山進發。

「3日的補給份量都準備充足,唯獨睡眼時間難預計。本身以為每日都有半小時睡,結果這半小時是3日睡眠的總和,有時太睏連直線都行不到!」兩人本來有帶便利雨衣「打地鋪」,但為免失溫及顧及進度,只能一直保持運動量,靠在車程中補眠,並利用等車的時間吃飯。鐵人意志與睡魔不斷周旋,前者雖稍勝一籌,而在疲勞累積下,由拍擋的一聲鼓勵再次激發決心。羅楚健笑言:「都是靠呃呃𠱁𠱁,話咩轉彎就到,但其實大家都知仲有好耐先到checkpoint。」登上多個新界山峰後,吳俊霆和羅楚健接連殺入屯門青山等山嶺,之後再征服港島十山。沒有停步之下,他們過海登上獅子山、飛鵝山等九龍地標,再於第3晚踏上向西貢的步伐。

捱了3晚通宵後,他們在體力、精神、意志的交戰下終於登上三尖之首的蚺蛇尖,如期完成挑戰。「蚺蛇尖的形狀很有標誌性,小時候聽人説那裡很險要,當我第一次上去那刻,感覺像是達到人生成就,所以那裡對我很大意義。」今次在故地完成創舉,亦為吳俊霆心目中的蚺蛇尖賦予一重新意義。羅楚健在旁調侃道:「佢上到去每一座山都話靚,我心諗我都靚,但每座都靚咁好難搞喎。」

「咁證明我真係一個鍾意山嘅人囉!」

疫情為2020年的香港添上一層迷霧,令人漸失向前探索的動力,在低迷的社會氣氛下,二人選擇以另一心態用雙腳探索未來,釐清前路迷思。吳俊霆表示:「今次挑戰對於我們是困難的,它不止是意志的考驗,還有經過許多部署才能成事。可能有人覺得我們挑戰行山很蠢,做完都沒影響,不過每個人心裡都有自己珍惜的事物,我們想為自己打氣,無論環境如何嚴峻,但千萬不要放棄抱有希望。」既然認為沒有希望,何不自己去創造一個?

圖、文:李子正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行山・專訪】挑戰3日內征服香港百大峰 一場體力、意志、毅力的自我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