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行動版

10人追蹤

躬親耐煩,收拾入門

三文治
專欄作家
陳雲

《朱子治家格言》記載明代朱柏廬先生在家如何教導子姪,修身立德、齊家治國平天下之功夫,由日常生活開始,而且非常簡單。

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既昏便息,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早上太陽出來,就要起床,灑掃居室,如有庭園,也要灑掃樹葉、灰塵。家裏門外,也要清潔。及至晚上,辦妥公務,做好家事,完成課業,就要休息。睡覺前,要鎖好門戶,並要親自檢查,不要交由家僕代勞。過去士大夫都有家僕,但朱柏廬先生卻教導子姪要凡事躬親,親自去做。早上起床後,要親自灑掃,晚上就寢前,也要親自關門。

何解要早睡早起,還要親自灑掃、關鎖門戶?這是練習凡事親自做事。特別是努力學業、培養品德、鍛練身心的兒童,凡事都必須親力親為,才能鍛練出明代所講的「耐煩」的功夫。耐煩者,是不怕事情煩瑣。事情每日都發生,但每日都要身心清淨,把地方灑掃乾淨,這就是修養。修養,並不一定要做經世治國的大事,處理家中的日常雜務,處理枕頭、被舖,或門前家中的垃圾,晚上睡覺前把門關好,全都是修養的功夫。

往日的人沒有電燈,故此要晚上睡覺,早上起床,黎明即起。小孩子、青年人,體魄好,就要早起,不要睡晚。往日廣東人有一句話:「大食懶,起身晏。」有些人在晚飯之後,就上床休息,一覺睡到次日早上八九點,還不願起來。如此懶惰,實在要不得。人家天光就起床了,或耕田,或讀書,或開舖,招呼人客,料理貨物。舊日的人,要小孩子早起做事,故此不能睡得晚,否則家裏的功夫就要由父母或兄弟擔當。

灑掃庭園,是家居清潔,保持衛生,也是培養去舊迎新的習慣。每早掃地,收拾家居,有去舊迎新之意,雖未至到宗教層次,但也是一種儀式,是每日生活的好開始。

晚上把大門關好,除了是防火、防盜、防野獸走進屋人內,亦有道教修行之意。每日做好事情之後,就把工具、書本、筆墨等收拾妥當,然後就寢,顯示一日完結。不要把東西放着,妨礙別人、妨礙自己。早上起來,才再一次把作息、謀生或讀書的用具拿出來使用,此為之「收拾入門」的功夫。

這些日常事看似瑣碎,微不足道,但很多擁有大事業、大成就的人,正是從日常的瑣碎事中鍛練出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