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Yahoo財經App

免費送麥玲玲「個人運勢」計算機

抬頭吧! 黑暗過會是晨曦! 姜皓文

GC Media Teamwork Ltd
3月8日週二GMT-5上午11:00

永恆的亞視熄機,某程度上,也象徵着香港一個時代的終結。

出身於亞視的黑仔姜皓文說,對於這個電視台落得如此狼狽下場,早已沒有感到難過了。「我八六年入去亞視,由邱德根做到林伯欣,一路都好好,啲電視節目百花齊放,直至我九九年離開之後,佢哋跟住行嗰套,再唔係我哋嗰啲嘢,我哋以前嗰個亞視已經冇咗好耐!」

「我只係可惜一個五十幾年H電視台,會咁樣『噗』一聲就話冇咗!我仲有好多朋友喺裏面做,我好戥嗰班員工慘,佢哋好多都好有心,堅持要企到最後一刻……」說着說着,只見他眉頭緊皺,一臉擔憂。

是真的,很多八、九十年代曾在亞視打滾的台前幕後都說過,那是亞視最光輝燦爛的歲月,即使資源比無綫少,但同事間的齊心熱誠和人情味卻比對方強大得多,關係媲美家人。

「嗰班員工,好多都掂到不得了!」黑仔忽然眼神堅定地看着我說。「所以我好相信,佢哋就算離開亞視,都唔使驚冇嘢做,佢哋一定會有佢哋H新方向!」

以上的說話,絕對不是寄語祝福,而是他對舊戰友們未來的肯定——我信,我真係信!因為我眼前就已經有個人辦。

撰文☆周彩霞 攝影☆梁比利 化妝☆Isaac Poon@j.a.c.k. timeless 髮型☆Alex Chan@ Projectz 4/j.a.c.k. timeless

場地提供☆RedMR紅人派對 設計☆美術組

兒童院

本身有過些經歷的演員,戲味總是特別濃。黑仔姜皓文其實也曾捱過苦,尤其是他的童年和成長,更可以坎坷來形容。

他的父親在他出世時已經離開了,母親後來改嫁,誕下了幾弟妹。「嗰陣屋企窮,生活好艱苦,因為成日搬屋,所以我讀過好多間小學,由北角一路讀、讀、讀,讀到去觀塘雞寮(即現時翠屏邨),跟住我中學就派咗去地利亞。最記得我十一、二歲嗰陣,仲要幫手湊住啲細佬妹,孭住一個,又要幫另一個換片。」說時語氣輕鬆,彷彿那是別人的故事。

到他十三、四歲時,母親也過身了,養父為了生計,照顧不了他們幾兄弟姊妹,惟有交由社會福利署安排。「我哋幾個安排咗入唔同H兒童院住,各散東西,我就入咗去喺觀塘道嗰間荷蘭宿舍,即係香港學生輔助會開嗰間。嗰陣我就日頭去地利亞返學,夜晚就返去瞓。」

為了糊口,其實早在讀初中時,他已開始打工。「我做過工廠、做過三行、做過假天花H裝修,又做過跟車,做過廚房同傳菜,又喺中國大酒樓賣過點心……好多好多,都算係一啲經歷啩。」數完手指,他聳聳肩笑着說。

效力亞視十三年的日子,也是亞視最輝煌的時候,如今停播了,他說:「我哋嗰陣H亞視,其實冇咗好耐!」

八六年,參加亞視第一屆「電視先生選舉」,正值十九、二十歲,一臉青澀。

玩雜技

其中一份最令他難忘的工作,是玩雜技。「嗰陣我跟咗個同學H阿哥玩雜耍表演,幾個人叫『江湖小子』,成日周圍去啲夜總會做騷,又成日入去TVB教嘢,即係嗰啲肥姐踩雞蛋、(楊)盼盼喉嚨碎筷子、吳剛食炭呀,都係我師傅教佢哋,我哋再入去跟,話畀佢哋知啲技巧,幾得意㗎!」

後來,因為有朋友在臨時演員的agency工作,黑仔又去當了臨時演員。「我最初冇戲拍,只係成日畀我朋友搵去差館做『戲子』(被證人認的假嫌疑犯),後來先開始入電視台做臨記,最記得嗰陣有對白就多八蚊,OT呢,每個鐘又多八蚊。」

八六年,亞視舉辦第一屆「電視先生選舉」,他和做臨記時認識的李子奇便齊齊報名去。「其實我哋只係貪得意攞張form嚟玩㗎咋,要交相呀?咁我咪同李子奇攞部傻瓜機落去公園度,你影我、我影你咁囉。李子奇嗰陣已經四十幾歲,係嗰屆電視先生年紀最大嗰個,哈哈!」

而他,那時才踏入二十歲,結果贏了「電視先生」亞軍和「才華先生」獎(冠軍為孫興),順利成章簽約亞視入行。

在新片《選老頂》中,黑仔(紅圈)再演黑社會,「『六寶』呢個角色好有人性,佢夾硬被社團推舉,但自己又想退休,同個女好好生活。」

千禧年後,他曾一度重返亞視,拍着盧海鵬主持《香港亂噏》扮鬼扮馬。

綠葉王

效力了亞視十三年後,黑仔成為了早期北上拍劇的藝人。「嗰陣H橫店,只係得條街仔,乜都冇,啲舖頭唔係賣VCD,就係髮型屋,邊有𠵱家咁多茶餐廳呀,𠵱家嗰度已經係『東方荷李活』,起咗好多酒店,同一時期有成七十幾套電影喺嗰度拍緊,大陸、香港同國際都有喎!」一雙本來已經大的眼睛,這時睜得更大。

拍大陸劇外,他又開始進軍大銀幕。「初初出嚟拍電影,亂咁撞,有通告就接,一來為咗搵食,二來我仲未睇到自己條路,唔想錯失任何一個機會。」參與了近七十齣電影,雖然暫時還未有一部正式擔正主角,但跟他拍檔的,不是古天樂、劉青雲、張家輝,就是劉德華。「好多人都話,好鍾意睇我做啲男主角身邊H兄弟,覺得好有化學作用。」

單是一四年至今,他便襟撈到拍了逾二十部戲,大家都稱他為「綠葉王」。 「我自己唔介意呢個朵,都係人哋對我H一個認識啫。至於未擔正(拍電影)呢,我又冇乜所謂喎,因為每套戲裏面每條線,都總有佢H作用。我𠵱家拍戲都唔係揀乜嘢角色,而係睇個角色有冇新H元素,可以令我做得過癮、做得興奮啲。」

負責任

拍戲工作令他愈做愈過癮之餘,他和前亞姐金慧英的一段十六年婚姻亦愈見幸福。「今年第十七年嘞!其實我屋企除咗有一個老婆,我哋仲係五個小孩的家長。」但資料所寫,不是膝下猶虛嗎?「即係四隻狗、一隻貓呀。我哋以前開過寵物店,好多人買完養唔掂就掟返番嚟,好乞人憎!搞吓搞吓,我最高峰時養過十八隻狗!後來老H就老,走H就走,𠵱家只係得番呢五個小孩。」

沒想過生個小朋友嗎?「順其自然啦!唔一定要有H,而且我細佬妹都有小朋友,佢哋對我好好㗎,呢個又話『我第日要養姑丈!』嗰個又話『我第日要養姨丈!』咁夠晒啦!」黑仔即時一臉冧笑。

今年十月踏入五字頭,他年多前亦開始為自己的身體負了個責任。「我最肥嗰陣,一百八十五磅,成個人好腫、好肥。一四年拍完《五個小孩的校長》之後,我的起心肝搵教練做運動。我好記得九月一號第一日做,嗰晚我屋企請客食飯,佢哋食盤菜,我就食白烚豬扒,哈哈哈!就係咁,我連續個幾月都只係食白烚,日日去做gym,返到屋企都要着件侷汗衫出去跑兩粒鐘,如果嗰日唔使開工,我會喺屋企上三、四次磅,連我老婆都話我病態呀!哈哈哈!」結果,他才花了近兩個月時間,便已經減了三十磅!「邊個話『綠葉王』唔使fit㗎?哈哈哈!」叻喇!

與前亞姐金慧英九九年拉埋天窗,至今仍然過着恩愛的二人世界。「上年十六周年,我哋去咗馬爾代夫慶祝,我老婆話等二十周年先再大搞。」

一四年與楊千嬅、劉玉翠拍《五個小孩的校長》,是黑仔最肥的時候。「一百八十幾磅,個肚腩點縮都仲有!」

跟太太沒有生兒育女,現時只養了四隻狗和一隻貓,「我係『五個小孩的家長』。」

Uncle Chocolate

古天樂和劉青雲都是黑仔的偶像,「可能因為佢哋都係黑黑實實,好有親切感啩!哈哈哈!」

黑仔、黑仔,這個花名,他是由細被叫到大的。「我細個嗰陣,啲人叫我『鬈毛』,因為我細個啲頭髮一長,就會鬈到一粒粒好似非洲人咁!哈哈哈!」即是陳國邦個女陳禛?「仲勁過陳禛呀!我嗰啲直情連分條界都搵唔到呀!

「到我大啲,啲人就叫我『黑仔』同『黑人』,有啲小朋友就叫我做『Uncle Chocolate』囉,哈哈哈!」

那麼,如果不想別人再叫他做「黑仔」,他又會想有甚麼新稱號呢?掃描QR code上《東周網》,等佢自己解答啦。

前往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