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行動版

75人追蹤

無國界記者報告:中國追求世界傳媒新秩序 威脅民主及媒體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無國界記者周一發表報告,講述中國追求世界傳媒新秩序。網上截圖
無國界記者周一發表報告,講述中國追求世界傳媒新秩序。網上截圖

無國界記者組織周一發表「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China's Pursuit of a New World Media Order )報告,在這份連同前言部分共5章的報告中,無國界記者指出,中國十年來致力建立並主宰世界傳媒新秩序,又指中國意圖阻止來自國內外的批評。報告指,儘管這項計劃知名度不如「一帶一路」,企圖心和重要性絲毫不減,是對媒體及民主的威脅。

報告長49頁,有中文、英文和法文3個版本。報道的「前言」指出,在無國界記者發表的2018 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國在180個國家或地區排176。中國數十記者或博客,被指蒐集或散布中共控管的資訊入獄。報告說,科技日益更新,為中國政府帶來更精密的審查與監控,使八億中國網民無法享有資訊自由。

無國界記者更點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引述他曾稱中國記者的使命為「成為黨的旗手」、「在思想、政治與行動上忠貞追隨黨的領導」。報告指,習近平在五年內強力壓制記者與博客,不僅在國內推行媒體集權主義,現在更要輸出世界。

報告續稱,過去10年中國積極建立世界傳媒新秩序,記者只是國家宣傳機器的一環。報告指,北京投下巨資,將其國際電視廣播系統現代化,投資外國媒體、大規模購買廣告、免費邀請外國記者到中國採訪,甚至舉辦全球媒體大會,藉此宣傳推銷他的資訊管制觀點。報告說,在外交單位與孔子學院協助下,中國透過政治、經濟、文化與語言教學等管道宣傳,也以威嚇或騷擾等方式,灌輸「意識形態正確」言論,同時也企圖掩飾國內的種種黑暗面。

無國界記者在報告說,可以確定的是,這些不僅是對媒體,也是對民主的威脅。如果民主政體不反抗,不僅中國人民會失去看到新聞自由的希望,中國式宣傳也將與我們所認知的新聞報道抗衡,威脅人民自由選擇的命運。

報告內文分為「中國媒體模式的輸出」、「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宣傳」、「新木馬屠城記」、「對抗中國箝制媒體的策略」四章。在「中國媒體模式的輸出」這一章,報告提到中國對國際傳媒的影響,包括新華社組織的世界媒體峰會,以及世界互聯網大會。報告說,中國毫不節制使用銳實力,發出一系列包括不實資訊攻勢與騷擾等侵略行為。報告並以兩年前颱風「燕子」侵襲日本大阪為例,指台灣的新聞不斷播報台灣駐日本代表處未協助滯留機場的台灣旅客,反而是中國大使館伸出援手。

無國界記者報告稱,事件中北京政府扮演另一個角色:他們似乎是謠言的肇始者,指是進行一場巧妙安排並且極為有效的不實資訊戰。台灣政府在事後釐清,這個謠言是由位於中國的「內容農場」所流出,之後在中國的宣傳媒體,包括《環球時報》與觀察者網站(guancha.cn),以及在台灣的社群網路PTT 上大肆流通。在未經核實的情形下,台灣媒體大量轉載這則流言。

台灣之外,無國界記者指,在宣稱「五十年不變」的香港,新聞自由大幅掉落。管理傳媒的主管機關,用各種方式對媒體施壓,包括以不核發更新執照的方式以作威脅。一半以上的媒體經營者,其中在中國有龐大經濟利益,同時也是政治機關的一員,例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與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報告又說,2018 年10月,威嚇延伸到在香港的外籍記者。《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也是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在主持一場北京認為敏感的會議後,更新工作簽證遭拒,後來遭禁進入香港。報告指,國界和國籍都無法限制中國政權。2015 年,在香港銅鑼灣書店的五名失蹤員工中,有英國公民李波與瑞典公民桂民海。前者於香港被捕,後者則於泰國遭綁架,三個月後在中國國營電視露臉認罪,至今仍囚禁於中國。

報道指出,中國邀請外國記者參加奢華的培訓計劃,費用全包。報告稱,邀請外國記者為自己宣傳,不是什麼壞事,世界上許多國家都這樣做。不過,就中國而言,那些記者可以參加,並不是由報社的主管指派,而是由中國大使館在共黨的指揮下進行。無國界記者報告說,尤其重要的是,這些參加培訓的記者必須有所回饋,情況非常清楚:記者要「講好中國故事」,甚至用「民主」以及「世界和平的工作者」等字眼,介紹中國這個集權政府。

在「新木馬屠城記」一章,報告指北京在國外媒體攻城掠地,美國的《華爾街日報》、英國《每日電訊報》、法國《費加洛報》、德國《商報》、《俄羅斯報》以及日本《每日新聞》的讀者,已漸習慣在閱讀的報刊中,不時發現一些免費的插頁附刊。報道說,這實是新型的特洛伊木馬,是北京得以在全世界精英分子的客廳,進行宣傳。

報告最後一章「對抗中國箝制媒體的策略」,無國界記者指,民主國家終於開始了解,放任北京政府掌控他們的媒體,任其擴大對輿論影響力相當危險。不少政府開始採取對策,但遠遠不足所需。這些做法包括:設法要求媒體公司列出股東,讓公眾知道;愈來愈多主流媒體提供自製的中文化內容,降低親北京媒體影響力;來自媒體和非牟利組織的協助,使吹哨者也能成為反擊的力量。

無國界記者並提出對中國當局及民主國家的建議。對於中國,建議立即釋放遭關押的職業及非職業記者,停止以綁架、逮捕、扣押、虐待、惡行、搜查和騷擾等手段打壓記者;尊重新聞自由和對國內外傳達資訊自由。對民主國家政府的建議,包括要求中國當局停止騷擾海外記者、媒體、出版社、學者;要求中國媒體對其股東和資金來源,包括廣告商,全面透明公開等。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