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行動版

590人追蹤

喇沙三狀元:通識科百利無一害 政府應「撤回」修例、獨立調查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第八屆中學文憑試(DSE)今日放榜,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的母校喇沙書院,為今屆放榜「大贏家」,共有兩名7科5**的狀元和一名8科5**的超級狀元。三名狀元均認為,通識科「百利而無一害」,有必要存在。他們希望政府正式表明「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又促請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近日的反送中警民衝突。

黃子峯(左二)為今屆DSE八科5**的超級狀元,蕭子聰(右二)和許友灝(右一)為7科5**的狀元。林倩茹攝
黃子峯(左二)為今屆DSE八科5**的超級狀元,蕭子聰(右二)和許友灝(右一)為7科5**的狀元。林倩茹攝

三位狀元,黃子峯、蕭子聰和許友灝為同班同學,他們均選修物理、化學、生物,黃子峯於數學科延伸部分獲得5**,成為超級狀元。他們三人同樣表示會報讀中文大學醫科(環球醫學領袖培訓專修課程),希望可以成為醫生幫助別人。 

許友灝選修物理、化學、生物,並考獲7科5**。林倩茹攝
許友灝選修物理、化學、生物,並考獲7科5**。林倩茹攝

近日修例風波令醫護人員和警察之間出現分歧,蕭子聰認為,病人私隱十分重要,其保障也是醫護和病人之間的信任:「病人私隱一定一定只係存在於醫護同病人雙方之間,唔應該俾任何方面未經授權介入。」黃子峯也認為,醫生和醫院均有責任保障病人私隱,「這是作為醫生,醫學道德最基本要守嘅一樣嘢」,不希望有病人私隱被外洩的事發生。許友灝同樣指,假如病人對醫生失去信任,或會隱瞞病情,令病情惡化,亦會浪費更多資源和時間。 

被問及對通識課程的看法,三位狀元均認同通識有必要存在。蕭子聰指,通識課程原意為訓練學生批判性思考,並且成功達到其功效,對於有人批評通識科令學生變得激進,蕭對此論述有保留,又認為政府有不斷修訂、改進通識課程,變得更貼近學生需要。黃子峯亦不同意通識科激化學生,又指通識課程並非「填鴨式」,也沒有傳遞錯誤資訊,而是培養學生多角度思考,但認同通識課程有不足,相信會日益完善,認為通識科「百利而無一害」。許友灝則表示,如果沒有通識科,相信不少同學都會對社會大事缺乏理解,認為通識有必要存在,可令學生接觸社會資訊,主動思考。

至於特首林鄭月娥應否問責下台,黃子峯認為:「要佢落台都唔太可能,不如我哋坐低對話」,指即使林鄭下台,下一任特首亦未必能夠修補社會撕裂,認為對話溝通是更好做法。許友灝同樣認為林鄭下台「於事無補」,認為提供平台令不同立場者有溝通機會,是首要工作。蕭子聰則表示,社會撕裂源於社會上兩個對立面,又指「作為一個市民,應該相信特首決定」,認為政府要平衡雙方意見,得到正確決定十分困難,作為市民只能盡力令社會變得更好。

被記者問及《逃犯條例》和特首應否下台,三位狀元回答時略顯猶豫,左起:蕭子聰、黃子峯、許友灝。林倩茹攝
被記者問及《逃犯條例》和特首應否下台,三位狀元回答時略顯猶豫,左起:蕭子聰、黃子峯、許友灝。林倩茹攝

對於政府用「壽終正寢」而非「撤回」形容《逃犯條例》修訂目前狀態,三位同學均認為,政府應用「撤回」字眼。許友灝表示,假如政府認為「壽終正寢」和「撤回」意義相同,「點解唔乾乾脆脆講撤回?」他又指,如果社會對政府一直保持疑慮,將無法修補撕裂。黃子峯亦認為,兩者只是字眼上的問題,「林鄭不妨直接啲講要撤回方案」,此舉不但能釋除公眾疑慮,亦能滿足反對者的其中一項訴求。蕭子聰亦認同,既然政府堅持幾個不同字眼均代表撤回,認為政府「不妨講埋啦」。他續指,作為政府應聆聽社會聲音,既然社會堅持政府用「撤回」字眼,現在政府的首要任務為修補社會矛盾、撕裂,認為用「撤回」就是修補的第一步。

被問及對修例的立場,蕭子聰和黃子峯表示反對修例,許友灝則未有正面回應。蕭子聰有參與6月9日和6月16日的反修例遊行,亦有簽署校友的聯署。蕭指,明白條例可以修補法律漏洞,但認為現時並非合適時間去修例,而且社會上對條例有合理的不信任,又有疑慮未能釋除,認為遊行、聯署等均是發聲渠道,作為香港人,應該用行動去發聲。黃子峯則表示,不支持《逃犯條例》修訂,但沒有簽聯署,因為覺得了解事情全部比立場更重要,在6月9日尚未全面了解事件,故無出席遊行,後來因旅遊離港無法出席。許友灝表示,遊行時他不在香港,無法出席,認為遊行表達不滿沒有問題,政府亦應該聆聽市民意見。

被問及是否認同6.12是暴動,蕭子聰相信當日不少示威者都有「想表達意見嘅心」,大部份人都以正面、和平心態去參與,並非刻意做出「所謂暴動嘅行為」。黃子峯認為,被捕的五個人是否涉及暴動應交予法律處理,又認為香港人「唔希望釀成暴動事件發生,佢哋只係想透過示威向政府表達訴求。」許友灝表示,沒有充足的法律知識判斷6.12是否暴動,但認為示威者只想表達訴求,又認為他們原意是出於愛香港的心。

對於「師兄」喇沙書院校友、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指6.12為暴動,蕭子聰認為,盧偉聰作為警務處處長,有權行使其管理警隊的權力,蕭指不熟悉警隊相關條例,無法判斷盧偉聰有沒有違反任何條例,相信任何人做事都是為香港好,不會希望造成撕裂。黃子峯表示,不清楚警隊運作、架構,相信盧偉聰的說法是警隊高層的共識。至於示威者只是希望香港好,「被冠以暴動罪名,我相信大家都會覺得接受唔到,係情有可原。」許友灝則相信盧偉聰有很多因素要考慮,他不能為對錯妄下判斷,又認為社會要互相理解,守護香港。

對於有示威者採用較激進的方法表達訴求,如包圍警總、七一衝擊立法會等,蕭子聰表示,無論用什麼方法,只要合法就可以,他又認為合法、和平地去表達訴求是每個香港人享有的自由,而且是應該做的事。但他指,自己不是警方、法律專家,故未能判斷什麼是合法,什麼是不合法:「至於包圍警總、衝擊立法會合唔合法呢?呢個唔係我去判斷。」

此外,三位狀元均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處理修例風波。蕭子聰表示,社會上充斥著不同意見,分別指警方和示威者有錯,認為獨立調查委員會可以容許社會人士在公平的平台下討論誰是誰非:「成立無對任何一方有利益,我都支持,我哋作為市民先可以真正認清事實真相。」黃子峯亦相信,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助修補社會撕裂,現今社交平台上充斥著不同的片段,網上資訊未必全面,故認為應成立委員會去公平審視並作出判斷。許友灝表示,獨立調查委員會可以由公平的人作出判決,不會偏幫某方,有助了解事情真相,「如果真係做錯咗,要接受應有嘅懲罰」。

__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