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行動版

443人追蹤

消防總隊目搜救行動殉職 家屬鬧獲救PTU累死人

消防總隊目邱少明當日送院搶救,惜證實不治。
消防總隊目邱少明當日送院搶救,惜證實不治。

死因庭昨(25日)就消防總隊目邱少明在一次搜救行動中殉職展開死因研訊,邱的多名親友今到庭旁聽。死者家屬一度質疑「法官話晒事」,未有應他們的要求安排陪審團審理本案,但裁判官回應指他親自裁斷可更清楚探討消防的「系統問題」。

事件涉及2017年一名機動部隊警員偕女友到馬鞍山吊手岩行山被困,50歲消防總隊目邱少明前往搜救,期間不幸殉職。

死者遺孀劉靜瑜作供指,丈夫於1987年加入消防,任職近30年,她於2017年3月21日與丈夫最後一次見面,翌日清晨6時收到通知,指丈夫在搜救行動時出事,同日下午4時許她被告知丈夫身亡。二人於2011年育有一子,她指丈夫不時會搜救行山人士,曾表示過「唔係好夠人手」、「裝備唔係好足夠、唔啱用」。

現年34歲、任職警員及駐守新界南機動部隊的涉事行山人士溫祖榮出庭作供前,有家屬大罵溫「去死啦你」,裁判官勸止家屬:「幾不滿都好,唔好喺法庭發出聲音。」其後,溫供稱,2017年3月21日早上他與女友由水浪窩出發,本計劃經吊手岩往馬鞍山郊野公園,料6小時內完成,而當天天氣晴朗。二人行至下午3時許,原打算往吊手岩方向走,但在分岔路揀錯路,行至約下午3時40分才發現行錯路,遂決定沿石澗往下走,相信仍可抵達目的地。至下午6時40分開始入黑,二人花了3小時只前進了400米,行至一懸崖無法再前行,又因折返上山也太斜,「每一級至少一米」,結果「唔上唔落」被困,女友落山時又受傷,故報警待救援。

溫續指,當晚11時許二人聽見有消防到達附近,至翌晨1時許有消防抵達二人的上方約6米位置,雙方可口頭對答,當時消防員指未有足夠裝備,需要先增援。溫供稱當時雨愈落愈大,視野不清晰,女友開始發燒。至清晨5時半過後,女友開始出現幻覺,望到「懸崖對出係好清晰山路」及見到有消防車、警車,女友並「想起身行過去」。其後他們由搜救人員帶上較安全位置,至下午4時飛行服務隊直升機救起二人往消防局,二人後來才知邱少明在搜救中身亡。

溫憶述事發經過後,死者家屬輪流向他炮轟。遺孀問溫,為何發現行錯路後不盡快折返?溫指當時地勢陡峭,「落就落到,上就上唔返」,自言「唔想麻煩人」,遂決定嘗試自行尋路。死者兄長質疑溫高估自己能力,溫同意並指「我冇行山好耐」。又有家屬質疑溫「作大」女友發燒等消防盡快救。溫在庭上再向死者家屬道歉,承認失策及高估自己能力,連累搜救人員。

裁判官問溫,為何被困前明知有路牌寫着「此路不通」仍繼續前行,溫指,因碰到下山的行山客指「難度不高」,故打算穿過山頂風景位後直接下山。溫作供完後,據稱是死者的外母在庭外持傘截住溫指罵:「你個心有冇內疚、有冇自責?」又有男親友爆粗罵溫「影衰啲差佬」。最終溫鞠躬道歉才離開,由於家屬情緒激動及指罵聲響影響研訊,裁判官一度需要休庭。涉事被困的女子劉素雯則毋須出庭作供,死因研訊主任只讀出其口供,講述事發經過。

涉事的機動部隊警員溫祖榮(圖)作供時,遭死者家屬大罵。(互聯網)
涉事的機動部隊警員溫祖榮(圖)作供時,遭死者家屬大罵。(互聯網)
死者遺孀劉靜瑜出庭作供。(何天成攝)
死者遺孀劉靜瑜出庭作供。(何天成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