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行動版

161人追蹤

【大麻為伴】中產隊草十年記性變差終戒毒 有個案飲湯都要落大麻

香港01

早前兩名年僅15、16歲的學生涉嫌接收大麻花郵包被捕、有公立醫院醫生涉當值期間「隊草」、銅鑼灣出現「大麻咖啡店」,大麻仿佛已在香港遍地開花。香港對大麻並不陌生,有人認為食大麻根本無害,有吸食大麻10年經驗的Austin(化名),當初深信吸食大麻成癮機會不大,怎料一吸便吸了10年。Austin驚覺自己的記憶力變差、脾氣越來越暴躁,最後甚至為吸而吸。他自知吸食大麻對身體不好,決定戒掉10年之癮。

覺得成癮機會不大   一食10年

現年30多歲的Austin,第一次接觸大麻是12、13歲,抱著試試的心態「都是朋友,佢食我又食,當玩玩」。他形容,第一次吸食的感覺「high high 哋,覺得好得意」第一次嘗試後,Austin未有上癮,但大麻給他的感覺已深深印在腦海中。

飯後、如廁、飲嘢都吸食大麻

07年時,時任銷售行業的Austin重遇大麻。他表示,再接觸大麻時,身邊已經有很多朋友都食,「同事開始食先,但自己都食過啦,因為都是那個圈子裏面,接觸(大麻)的機會會比較多。」與工作同事日對夜對,他們食的時候Austin會一起食「通常是完左工作之後會食一支,或者食完飯之後食一支,或者去廁所食一支都會,飲嘢的時候又食一支。」「都試過K仔、fing頭 (搖頭丸)」但Austin覺得大麻成癮機會不大,覺得對身體沒有太大影響,所以一直長期吸食大麻,一食便是10年。

漸漸追著食

「你無食過好難話你聽點high,食完會開心 、笑、會肚餓、舒服。」Austin如此形容大麻的「魔力」。他甚至認為吸食大麻後,想事情會快點、會很快想通一些事情,又會突然「諗到條橋」,或如何去sell客人,所以會「追著食,通常一日都會食3、4支,壓力大的時候會食多兩支。」他開始越食越多,由一開始是朋友給,接著就自己去找買家。「後期可能一日食7、8支。」

他稱,當時(月入)3萬多元,一包大麻500元,完全不成負擔。「其實骨子裏都知道是不對的事情,開始覺得要停。」Austin離開銷售工作後,與女朋友組織家庭,誕下女兒,家人是他離開大麻的最大動力。「呢一年半開始戒,我的(大麻)朋友知道我戒,咁就唔搵我去食。」Austin指,戒大麻過程最困難的,是每天去到之前吸食大麻的時間,「平時習慣,那些時間就好想好想食。」Austin提醒自己當初想戒的原因,之後就會找其他事情做,譬如吃東西,如真的很辛苦就致電給社工談一談。

21歲以下食大麻創近三年新高

根據禁毒處數字,今年首三季呈報的吸食大麻的人數為351人,較去年同期增加35人。當中21歲以下吸食大麻人士,比率高達31.6%,創近三年新高。大麻成為青少年最常吸食毒品的第二位,僅次於可卡因。東華三院越峰成長中心認可戒癮輔導員陳浩祥指,吸食大麻的年輕人,覺得整件事情「好有型、好chill」,特別可能受一些大麻合法的國家影響,認為吸食大麻「是一種生活態度, leisure,冇乜嘢,我鍾意去船P點一支,再唔係海邊沙灘點一支」。他指,協助他們戒毒的過程,需要配合年輕人「被接納、被認同」的心態。陳浩祥又稱,既然他們覺得這件事那麼令人注目,自然會不惜一切去找大麻,改變他們的想法需要先滿足他們的心理。

飲胡椒豬肚湯都要落大麻

至於30、40歲的人士,吸食大麻年資較長,又有個案誇張到生活總離不開大麻,飲胡椒豬肚湯,都要落大麻「調味」。他稱這些人最常見是判斷速度變慢,直接影響工作表現,輔導方面則需要透過解釋大麻如何影響他們工作。他形容「身體很誠實」,長時間後會發現大麻的禍害是真實存在。

吸食大麻會引起幻覺、集中力減弱,記憶力及判斷力受損、多疑、容易激動及脾氣暴躁等問題。精神科醫生曾繁光指,「食一次的確唔會上癮」,但其實連續使用某段時間,人體會產生耐藥性,當使用者需要吸食較以前多份量的大麻,才達到相同效果,已是上癮他又指,人們誤解大麻不會產生幻覺,但其實「覺得諗野勁左、多左idea,有啲人仲話會摸到音符」這些已是影響感知的表現。他稱,部分人認為大麻有藥用價值,他指吸食用及藥用的大麻並非相同,藥用大麻只抽取有用成分,又指不應該以大麻較其他毒品傷害較細作為吸食的藉口。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警西九龍「撒哈拉」反罪惡行動 拘25男女檢毒品
青少年吸毒人數上升 中學、專上學生最常吸食大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