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行動版

790人追蹤

探射燈:以殘護殘不獲批 以老護老冇資格 照顧者津貼離地

照顧者津貼被批評門檻過高、名額有限,受恵人數有限。
照顧者津貼被批評門檻過高、名額有限,受恵人數有限。

「照顧者津貼」門檻過高、名額有限,不少有需要人士遭拒諸門外。患小腦萎縮症的中年婦,因有低額殘疾津貼,申請照顧者津貼被拒,生活拮据,難以照顧患同一病症的父親;因患有柏金遜症的太太無輪候社署復康服務,全職照顧的伴侶不合申請資格,兩人僅靠微薄積蓄過活。有社工批評計劃離地,立法會議員亦斥津貼定位錯誤,促政府重新檢視政策,增加支援。

患有小腦萎縮症的陳嘉儀,需要照顧受同一病症煎熬的父親,她因病影響行動和說話,被迫辭去工作,現時每月只靠普通殘疾津貼1770港元,卻因此令她申請照顧者津貼被拒,「如果每個月多番2400蚊,起碼我有錢買啲補充品畀爸爸。」

據政府統計處2015年資料,全港有逾20萬名照顧者。政府於去年10月展開俗稱「照顧者津貼」的「為低收入的殘疾人士照顧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第二期及「為低收入家庭護老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第三期計劃,為輪候資助長期護理服務的人士的照顧者發放津貼。截至上月底,兩個計劃合共有近3400宗申請,符合資格的卻只有2500多宗,近4分1申請者因領取其他津貼或超出入息上限而被取消資格。

嘉儀坦言生活艱難,不時因財政及照顧壓力喘不過氣來,甚至在街上推着父親輪椅時忍不住流淚。為節省金錢,二人覆診只會乘巴士,落車後要走大斜坡到醫院,她訴說有次在途中二人同時病發,雙雙跌倒險釀意外,希望政府能放寬照顧者津貼申請門檻。

「試過架升降機載滿人,同佢(太太)分開搭,點知佢喺短短1分鐘就病發。」謝子林的太太患有柏金遜症,因擔心太太隨時病發,他8年前辭去工作,全職照顧太太,夫婦倆只靠微薄積蓄維持生計。謝坦言,以為照顧者津貼時能助他減輕生活負擔,但後來發現因太太無輪候資助長期護理服務而不合資格,「啲積蓄呢2、3年就用完,到時真係唔知點算。」

註冊社工吳庭昕指不少家庭是「以殘護殘」或「以老護老」,但根據目前申請資格,照顧者不能同時申請殘疾人士津貼及長者生活津貼,條件苛刻而未能符合社會現況。吳又指照顧者津貼和政府資助的護理服務掛鈎並不合理,令部分有需要人士無法申請,認為當局有需要檢視計劃成效。

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認為,照顧者的工作大大減低社會護理的成本,故政策不應只着重「扶貧」,而是肯定有關人士的貢獻,建議政府以照顧時數為條件,免去入息審查和輪候資助服務等申請門檻。另一名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指,除經濟支援外,政府亦應投放更多資源在照顧者情緒支援及護理培訓。

社會福利署發言人指,當局正考慮合併「為低收入家庭護老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及「為低收入的殘疾人士照顧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並已委託機構為對此作出評估。另外,政府為加強照顧者支援,已展開政策研究,全面探討有關人士需要。